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心铁汉

当过兵.打过仗.干过小偷队长.娶过三个太太.养过三个儿郎.只是没有存款和余粮

 
 
 

日志

 
 
关于我

性喜兰花,幽香清淡而不落入俗。 本非铁汉,喋血沙场却难拔于情。 岁月如梭,难忘同生共死兄弟情。 历尽艰难,保留铁血丹心英雄色。 故而取名兰心铁汉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那月(上)  

2008-09-18 19:4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如云烟,然而这片云烟却已经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永恒,永恒的心痛,永恒的悔恨,永恒的思念,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无法用行动去体现明明就在头一天我亲自到越军阵地上侦察阵地上只有烧过的灰尘一个敌人都没有可是为什么第二天的夜晚兄弟们会接二连三的在自己的身边倒下十二个人组成的一个加强班,天亮的时候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为了纪念那些倒 下的兄弟,25年以后的今天我开始记录下那个故事.

          部队住进老贤坡老乡家不久的一个早晨,我们长早吃饭呢,老远就看到连队文书来吧班长叫走了,我们几个就在一起嘀咕,是不是又有什么任务了,我还跟他们打赌,我的理由就是上级让我们来老贤坡是休整,哪能刚来两天就有任务呢?,他们的理由也不错,他们说,让不让休整,那是敌人的事情,上级领导不是神仙,说了不算,我们长嘀咕着呢,班长回来了,还没有进门呢就扯开嗓子喊,马进武,土豆,程明祥,集合,不到三分钟,我们三就在老乡门口整装待发了,当然班长是一定要和我们一起行动了,

          我们来到连部的时候,就已经有三个人在等我们了,一个是我们排长XXX,另一个是通讯兵不知道他的名字,还有一个是工兵班班长,由于某种原因我也不能说出他的名字.(那通讯兵我是真的不知道他的名字)

          连长没有给我们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告诉我们要对21高地进行抵近侦察,目的是摸清高地是否有驻扎敌人,以及所驻敌人数量方位等等,尽可能多的情况.,2少时以后我们被军车放在了19号和20号之间的一条小路上.,小路的南面就是兄弟部队师部医院,具体那个师的,事过多年有些模糊,只记得我们师部医院在平寨,

            我们分成三组沿着只有三十公分宽的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前行进.在我们的前面还有一组就是工兵班长和排长俩人,他们俩负责扫清道路上的地雷,第二组就是我和通讯兵负责前后联络,最后一组是我们的主要力量,班长他们三个人了 其实这段路我们走过不是一回俩回了,我几乎记清了路上的每一块石头所在的位置,和摆放姿势,按要求我们只需要远远地看得到排长他们就行,可是当我们爬上一段山坡的时候,排长他们就已经走远了,看不到他们了,因为路熟这段路程又是我们的防区,所以我只是用对讲机询问了一下排长他们所在的位置便继续向前行进,我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就在我们的前面,,可是一直到我这一组过了第二个山坡以后也没有追上排长他们俩,再往前走就是敌人的防区了,我们先是问清了排长和班长他们所在的位置,观察清楚了周围的情况,我又提醒通讯兵注意隐蔽,不要弄出声音以后, 正准备继续向前行进呢,就在这时候我听到我们身后有声音,班长他们不会跟的这么近的,排长他们在我们的前面,那么这时候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们遇上了敌人,或者说倒霉的敌人遇上了我们,可是我们的任务不是消灭敌人,我们的上级领导在等待着我们带回去准确的情报,所以在敌人没有发现我们之前我们绝对不能自行暴露,我趴在一块岩石后面瞄准了声音方向,就在我们刚走过的那个山顶上有一块巨大的岩石,敌人要想朝我的方向来,就只能爬过岩石,我有把握在敌人发现自己的那一瞬间击毙敌人,我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静静地等待敌人的出现,这时候通信员已经通知了班长他们停止前进,正要通知排长他们也停下来的时候,敌人出现了,为了让不暴露自己我挥手让通讯兵停下来,并示意他自己隐蔽好,首先进入我视线的是一只圆圆的钢盔顶部,我知道在这个方位不可能有大队的敌人出现,最多就是俩三个,我把枪拨到连发,瞄准了那渐渐露出的脑袋,心里想着狗日的,来吧让爷爷看到面部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可是敌人仅仅是把脑袋那么露出一点点就又缩了回去,我听得到他的钢盔碰了一下石头的声音,我猜想他在拉他的同伙,也好,我可以根据时间判断出他们有几个,也就是五六秒钟吧,那个脑袋又露了出来,我估计只有俩个敌人.心里一阵轻松,同时也下定决心干掉他们,我轻轻的换上了微冲瞄准了敌人的脑袋,这时候我就已经可以看得到俩只钢盔并靠在一起了,奶奶的小鬼子,我看到他没脑到之间竟然冒出了一股白烟,这俩小子不知道死期已到,还在那里抽上烟了,我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及时的通知了班长他们,要不后果很难想像,排长他们见我们跟不上,对讲机又关闭了肯定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可以原地隐蔽等待事情的结果的,我正胡思乱想着呢,敌人又开始动了,脑袋慢慢的露出来......

         这个时侯我想骂娘, 真的骂娘,骂他姥姥的娘,因为我透过准星看到了五角星,那鲜艳的五角星怎么就佩带在这俩颗垃圾脑袋上,我被自己的眼睛弄呆了,难道是敌人化妆侦察?不管咋样我都不能贸然开枪,我要看清楚了再开枪,我安慰着自己,这时候我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那俩垃圾脑袋也露了出来,是排长和工兵.奶奶的XXX,老子吓死你,我一下子从石头后面站起来,他们俩一下子从岩石上滚下来,看着他们那呲牙咧嘴的熊样,我投过去鄙视的目光,转身给他们俩小子警戒,让他们自己爬起来,我们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已经无话可说了,我心中充满愤怒懒得搭理他们........

         但是眼前的现实告诉我这里是战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所以我还是静静地听完了他们俩那蹩脚的解析,和他们合成一组 通知班长他们继续前进,也许我那锋芒毕露的眼光让某些人心里不舒服了吧,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立过什么功,受过什么奖,不过我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最大的军功章.我不是为了那个人才上战场的,我是为了这片国土.好了闲话少说接着讲故事.

           我们四个人和在一起以后,我担任警戒,工兵负责开路排雷,通讯兵负责联络,但是这时候我们就已经很接近敌人的阵地了,对讲机,只能用密码联系了,排长担任后方警戒,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侦察排长,战术动作还是一流的,有了我们俩的加入他的胆子也大了些,只是不敢对视我那犀利的目光,这时候在外人眼里就像我是他的上级一样,渐渐的我们隐蔽的接近了21号高地,高地右侧就是18号高地从十八号高地传来一阵越南人的狂笑,和一串嘟噜嘟噜的鸟语,走在前面的工兵一下子停下来,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两条腿专递着他发抖的信息,要不是怕暴露目标老子真想一枪把他毙了,我示意他继续前进,他的腿抖的更厉害了,我都能听得到他牙齿碰撞的声音,没办法我们只好等待班长他们赶过来,

            班长过来的时候狠狠地鄙视的瞪了那个熊兵一眼,也是没有办法,,但是我们不能这样返回,我们必须完成任务,看到班长为难的样子,我一把抓起那熊兵丢在一边的探雷针,开始为大家开路,那工兵被我们夹在行进的队伍里,慢慢的也恢复了正常,

            大家知道我是侦察兵,虽然也会探雷,但是那毕竟不是我的专业,所以探了一段路程以后,实在是乏味得很,我停下来,观察了一下四周,班长紧跟在我身后,向我做了一个问询的手势,我用手势告诉他自己想一个人前行,让他们注意隐蔽,等他明白了以后我一跃而起 . 踏着一块块岩石跳跃着隐蔽前进,这办法很管用,省的排雷的时间,班长他们帮我警戒,我选好了一个便于隐蔽的地方,挥手示意他们前进,排长,工兵和通讯兵原地隐蔽,我们四个交替前行,一直到达山顶了也没有发现一个敌人,就连18号高地上的敌人声音也听不到了,这时候我们离他们的距离应该比刚才还要远许多,经过一个少时的仔细侦察,我们确定高地上没有敌人,,只有一堆然烧过的灰尘,和敌人留下的战壕,掩体,还有一些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生产字样的军用罐头盒..........

         故事讲到这里就已经一半了,我前几天弄伤了手指,打字不方便,休息一下,下次再接着讲

                                                                                                                              张文涛2008年9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