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心铁汉

当过兵.打过仗.干过小偷队长.娶过三个太太.养过三个儿郎.只是没有存款和余粮

 
 
 

日志

 
 
关于我

性喜兰花,幽香清淡而不落入俗。 本非铁汉,喋血沙场却难拔于情。 岁月如梭,难忘同生共死兄弟情。 历尽艰难,保留铁血丹心英雄色。 故而取名兰心铁汉

网易考拉推荐

害怕的故事  

2008-09-07 23:2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答应过一个朋友,要讲一个害怕的故事给他听的,其实答应了以后我就后悔了,害怕的故事讲战友不好,就只能讲我自己,可那样会不会很没面子啊,管他呢,

  就在923的前夕,我奉命对进攻路线进行侦察 .和我一起j执行这次任务的是团部宫参谋,还有我们排长.李长勇, 出发的时候我们准备了足够的子弹和干粮.过了29号高地以后,我们来到了负29号高地的向我方的这一面, 那座高地是一座几乎独立的小山, 山坡很陡,对起码也有70度, 为了让便于侦察,我们爬上了这座小山 ,翻过山顶的岩石,我们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敌人的防区了

经过一天的观察,我们基本确定了敌人阵地上的一切部署,我们把这些情报绘在地图上,包在一个包包里,同时我们还对敌人阵地拍了照, 这时候天就要黑了,我们对山路不是很熟,就决定在山上住一夜,第二天返回

     ,当时的情形,我们所处的位置是敌我双方活力中心,就是说都能用普通火力打得着, 为了安全我们有转移到山的西面,就是靠近我们的一面, 夜里有些冷,睡不着,就起来围在一起聊天,我顺手就抽出烟来点上了, 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了,一口烟还没有抽完,从我们的阵地上就飞来一片子弹, 幸好光的速度要比子弹快,我们见机的早,要不就挂了,我们三个乖乖的趴在地上,任凭子弹从身体上方飞过,这帮小子们也真狠,打过来的全是穿甲爆破弹. 子弹打在岩石上先是一声清脆的爆炸声,接着就是一声沉闷的爆破声,被打下来的石头,不一会就把我们埋住了一大半,我们又不敢动弹,只好听这帮小子摆弄了,心里暗暗的嘀咕,奶奶的,自己人都这么狠,早知道我还不如朝着越南鬼子方向呢!最起码浪费他们的子弹比浪费自己的要强得多吧!
      一直到快要亮天的时候,这帮小子可能是看我们比较听话吧,他们火力不像开始呢么猛烈了,我们才转移了位置
好不容易盼到天亮,我们找到原路下山了.快要到山底的时候,我们一下子遇到了16个越军,估计他们也是夜里听到枪声,摸过来的 ,我们三个人不可能一下子把敌人完全消灭掉的,再说了,我们的任务是搞到情报,并且安全的把情报送回去, 我们隐蔽在草丛里,默默地数着敌人的数量,敌人就在我们前方不到十五米的地方经过, 敌人过完了我又继续返回,大概是用了一个少时吧,我们到达了29号高地的前沿.里我们的防守部队,直线距离已经不超过1.5公里了.
      一夜的惊吓,再加上早晨的遭遇,我们实在是太累了,决定停下来休息, 就在这时我们发现装情报的包包不见了, 怎么办,那时候也只有一个办法了,返回.

      经过一阵争执,我决定一个人返回,假如我不在了再有我们排长接替我完成任务, 最后就是宫参谋了
      我扛着整整一箱子弹,为了减轻负担我把子弹沿途分放.路的两边就是敌人撤退时留下的工事掩体,还有一些深深地黑黑的洞穴, 洞穴的入口处横七竖八的架着已经倒塌的木头, 我按原路返回,大约走了1公里,在一段废弃的战壕里,我见到了那个比生命还重要的包包 ,包包静静的躺在战壕底部的红土上,我怕有诈.就隐蔽在草丛里对四周进行观察,  又过了一个多少时,确定没有敌人的时候我还担心战壕里有敌人撤退时埋下的地雷,就抱起一块大石头丢进战壕,才踩着石头把包包弄上来.

      弄上来以后我开始返回,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害怕了.也许是找到了包包,心理放松了的缘故吧,反正我是真的害怕了,来的时候路的两边那些敌人留下的掩体,我并不太在意,可是这时候不行了,我总是告诉自己,里面有敌人, 我就感觉有两只手,在我的脖子上随时都有可能把握掐死,身后老是有个人跟着,一步都不落下,我走他就走,停下来却什么都没有,两边的黑洞中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有无数的枪口在向我瞄准, 我转身就是一梭子,打完了才发现什么都没有,这时候头脑稍微有些清醒,我知道自己犯下一个最低级的错误,不该开枪的,  枪声给我壮了胆,的同时也给敌人报了信,清醒了以后反而更害怕了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有的人在向我靠近,我知道肯定是那十六个敌人听到枪声,靠了过来, 这次不会错了,真的有敌人在向我靠近,我顾不得在去想路边的洞穴是不是有人了,朝着敌人的方向就是一阵猛烈的射击,,为了不让敌人高清我的人数,我不断的变换着位置,打到最后一个弹夹的时候我爬起来撤退,找到我存放子弹的地方,我先向敌人投出两颗手榴弹 然后趴在草里给自己装填子弹,装完了又向敌人的方向一阵猛打, 那时候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打倒了敌人,也不关心打倒几个,我就是想只要敌人不敢过份地靠近,让我回到自己的阵地,把情报送回就行了,我甚至都想好了临死的时候怎么把情报藏起来, 还要让排长他们能够找得到, , 我把情报里装进去一块石头,准备临死的时候向后方抛出去,离排长他们近一点算一点, 我自己就会向敌人方向冲过去, 后来感觉自己很幼稚,要是真的负伤了自己还能否有能力做这些呢, 不管做不做,就算是不做我也要准备 好在自己在什么地方放的子弹,记得特清楚,我不用为弹药费心, 敌人越来越近了,但是我也离自己的阵地,越来越近了,就在这时我听到自己的后方有声音,我脑袋一下子就大了起来,,出于本能我朝着声音的位置就是一梭子, 我知道排长他们俩离我不会很远了,就拼命的喊,排长我回来了 ,排长我回来了,(后来排长形容我当时的声音比驴叫还难听),我听到敌人的狂叫,也听得到排长喊我,我镇定下来,打完了子弹的时候,排长他们过来了,老远就对我喊,土豆快撤,我们掩护你

      那时候几乎没有人叫我的名字,都叫我土豆,因为我在我们团里年龄最小,个子最矮 ,连我们团长政委都这么叫 ,

      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边哭边喊,排长,你们来了.我两三步就窜到排长他俩身边,排长向我竖起大母子,狠狠的点一下头,就投入了战斗,
        敌人也不是傻瓜,一来是我们的阵地就在身后,二来呢,我们的火力突然加强,我又哭喊着排长,尽管不知道他们听不听得懂,但是希望他们听得懂吧,敌人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相持了一会敌人撤走了,
,       排长和宫参谋一边一个把我架起来,半拖半拉着爬上了我们的29号阵地,对着阵地上的守军兄弟就是一阵奶奶 妈妈的臭骂,骂的那帮兄弟一愣一愣的, 现在想起来还很好玩呢,可是当时你知道我在干什么么? 我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尿洗了,阵地上的兄弟给我一条裤子让我换上(后来想一想啊,就是在听到排长他们声音的时候吓尿了裤子了吧,这之前尿没尿洗裤子无可考究,,还像是没有吧,实在是记不清了)

      故事该结束了,那一年我正好十八岁,十八岁被吓得尿裤子,也已经成了历史,但愿现在的人们不会取笑我....                             

                                                                                                                                张文涛

                                                                                                                            2008年9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97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