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心铁汉

当过兵.打过仗.干过小偷队长.娶过三个太太.养过三个儿郎.只是没有存款和余粮

 
 
 

日志

 
 
关于我

性喜兰花,幽香清淡而不落入俗。 本非铁汉,喋血沙场却难拔于情。 岁月如梭,难忘同生共死兄弟情。 历尽艰难,保留铁血丹心英雄色。 故而取名兰心铁汉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那月(下)  

2010-05-10 11:3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确定了高地上已经没有敌人存在的情况下,我决定迅速撤离,在这里我首先要说的是我不是英雄,所以用不着事过20多年以后说一些假话唱一些高调,我要说的是上高地的时候我根本就没考虑个人安危,也许当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害怕,现在要撤离了反而感到翼翼不安,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有说不上来,我又一次的仔细的对高地进行了一遍搜索,还是没有人影,我对高低的地形以及可以藏兵的掩体进行了详细的记录以后开始后撤,我明白小越南那一套都是跟咱们学的,所以我留了个心眼,当我撤到山路拐角以后立即迅速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卧倒,因为我不相信在此之前我听到的笑声是自己的幻觉,透过地面上秘密的野草,我屏住呼吸密切观察这高地上的情况由于道路拐了弯,我只能看得到阵地左侧的情景,为了不被发觉此时的我又不能变换位置和姿势,我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心里想,狗日的,跟老子玩捉迷藏是不是,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了,看看谁他娘的有耐性吧,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感觉好像过了半个世纪,此时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处于高度警惕状态,就好像浑身长满了眼睛,周围的一切几乎用不着用眼睛看用耳朵听,哪怕是一丁点细微的变化也逃不粗这种感觉,脖子后面感到痒痒的凉凉的东西在动,我知道那是蚂蝗爬上来了,压在下面的左腿有一些发麻,我知道必须动一下不然的话真的发现敌情我的行动将受到限制,身后有人靠近  ,凭感觉我知道是自己的战友等急了跟随上来,不用担心,他们看到我的时候自然就会远远的停下来,等我的信息,我不发信号他们绝对不会靠过来的,要是这点都需要担心的话那就不是侦察兵了,我一边够动着脚趾,不是自己的腿进入到麻木状态,以便集中精力收集着四周的信息,我感觉到战友已经停在了离我大概有二十米远的地方了,没有记错的话哪里有一块洼地,应该是被炮弹炸出来的一个小坑吧,这小子不笨,我会心的笑了笑,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高地上那可枝叶茂密的大树树冠上有一丝敌意信息传过来,尽管不是那么强烈但我分明感觉得到对方的存在,对方似乎也发现了我,现在怎么办,我脑海里迅速的转换着各种想法,加入敌人发现了我并没有离开的话,就应该对我开枪,现在有几种可能,要么自己的感觉有了问题,要么敌人有啥企图所以不向我开枪,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敌人根本就没发现我没有离去,这种想法一冒出来就被我自己否定了,因为敌人不可能有那么傻,没发现就没有藏起来的理由啊,既然自己确定敌人藏了起来,就一定发觉了我的行动,那就不可能不对我的离去进行确认和跟踪,现在敌人不开枪又多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不敢确定我的身后还有多少战友,我明白敌人发现了自己也就意味着这次行动的失败,不行,绝不能这样,不能就这么结束了,我决定也跟敌人来一次真假分辨。

         想好了之后,我故意慢慢腾腾的弓起身子,做出要站立起来的样子,心里咒骂着,狗日的小越南鬼子老子就赌你不会向老子开枪,一边用眼睛偷偷的观察树冠上的情况,果然就在我站立起来的那一瞬间,眼睛扑捉到了50米外的树冠上有以下剧烈的动作,同时也顺势发现跟上来的战友是副班长张琪和马进武,我几乎有了再一次卧倒的冲动,但是清醒的头脑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卧倒,那样的话就等于告诉了敌人我已经发现了你,真是这样的话我找不出敌人不开枪的任何理由,我把做收藏在背后向战友发出隐蔽的信息,一边吹着口哨,慢慢腾腾的解开了裤子纽扣,我就这样面对着敌人洒完了一泡憋了许久的尿,就在我站直了身体以后,我反而不害怕了,心中还有几分窃喜几分激动,还有几分鄙视,尿完了我朝着大树抖动了几下以后,才不急不慢的系上扣子,抓起躺在地下的冲锋枪,懒懒的挂在肩膀上,一摇一晃的向山下走去,但是我没有忘记及时地向战友发出隐蔽撤退的信号,我知道战友所处的位置是敌人视界的死角,敌人发现不了他的,但是敌人一定会跟过来,敌人绝对不会相信我一个人会到这荒山野岭上来,,我立刻改变主意,追上战友,一边低声的告诉他们俩放松,不要回头,一边让他们拉开距离迅速向后面的兄弟发出隐蔽撤退的信号,我们三个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敌人的视线,当我确认脱离了敌人视线,这一路上班长张琪也已经了解了具体情况,他立即命令马进武赶上前面的兄弟继续撤离,并且尽量弄出点动静来,我们俩留下来给敌人来个以牙还牙,我们迅速的各自爬上路两边的两颗大树,其实这里根本就没有路,即使有也早已长满了荒草难以分辨了,就在我们俩刚刚把自己隐蔽好的时候,刚才走过的路上,走过四个鬼鬼祟祟的越军,看不到他们那躲在宽宽的钢盔沿下面的脸,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行进的姿势,前面的俩个交替掩护观察着,后面的俩个每个人扛着一个木箱子,不近不远的跟着,眼看过了前面的拐弯,就离山脚下不远了,远处不是的传来战友弄出来的声音,我真担心小鬼子们追上他们,但是我多虑了,走在前面的敌人到了拐弯的地方就停下来挥手示意另一个敌人靠过去,俩人一左一右的趴在树后,观察着战友离去的方向,就再也不动了,后面的两个敌人也停下来并且打开了箱子,箱子打开了,看清了箱子里面的东西我大吃一惊,心里咒骂着小鬼子好毒啊......

        敌人从箱子里拿出一个个直径有5-6公分的地雷,开始在我们刚刚走过的路上布设,大家看过电影地雷战么,想不到小鬼子也会这一招,并且学的还蛮好的,他们每布完一颗地雷就在旁边插上一根大概有50公分长没有叶子的青竹竿作为记号,我数了数就在不到100米远的地方他们布完了70颗地雷,这要是不被我们发现的话,其后果将不堪设想,布雷的那俩敌人完成了布雷以后向着雷区对面观察的俩家伙拍了拍手,那俩家伙开始返回了,严格的来说只有一个返回了,返回的时候顺手拔掉了插着的竹竿狗日的越南鬼子,开来还真他娘的不笨,我不理会首先返回的家伙怎么做了,反正让我一下自己住这70颗地雷的具体位置我也记不住,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记住剩下的那一个敌人他是怎么穿越雷区的.......

             对不起大家本来今天有点时间想一次性讲给大家听的,但是老婆拉我逛街去了,之海对大家说抱歉了,要听老婆话,做老婆的好孩子啊,有时间我在跟大家讲吧。

                                                                                               

                                                                                                                                张文涛2010年5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